和睦家医疗李碧菁:热钱涌入带来的短视可能令我们前功尽弃

2017年,对企业家们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会。和每年一样,我们在2017年年底采访了70位各行各业的商业精英,用他们的视角解读这一年。

采访名单中有互联网巨头的CEO,也有风头正劲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有网红企业家,也有略显神秘的商界大佬;有在中国打拼的跨国公司高管,也有在外企的中国老大。

我们试图通过他们的答案,来窥视并记录中国最重要领域的重要变化。以下是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李碧菁的自述。

财经天下(ID:cjtxzk) 采访整理|严冬雪

编辑|金赫

2017年8月,我们开了一个慈善晚会,既是庆祝20周年,也是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和睦家基金会的成绩:我们每年捐赠相当于年收入1%的医疗服务,用于救助缺乏医疗资源的低收入困难群体。

晚会结束后,回到家,我跟两个儿子聊天,他俩在中国长大,而我也在中国待了37年了。三十多年前,当我把第一台B超、第一台核磁共振、第一台床前监护设备引入中国时,完全没有想到,在之后这些年,中国会得到这样的发展。因此,现在和睦家取得的成绩,是远超我的创业预期的。

我们遇到了人才流失的问题,这是热钱造成的。2017年,政府发表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从政策高度,将医院怎么更好治病、盖更好的医院,提到一个更全面的高度:环境污染、公共教育、食品安全等,也提到健康医疗服务更多可以在社区来解决——我觉得这些非常有意义,这也正是和睦家医疗追求的方向。

另一方面,随着政府的重视,很多热钱涌入到了医疗领域。其中,不少来自于没有医疗经验、跟医疗毫不相干的机构,它们对盈利速度和规模都有很高的预期。

因此,有很多投资者开出了非常高的、不切实际的薪水来挖我们的老员工。但是,光是我知道的,就有十来位之前离开的老员工又回到了和睦家。

原因有两个:一是过高的薪水,不符合正常的回报水平和规律。因此,医务人员为了达到要求的回报,可能会有很大压力,做一些明知不可为的事情,例如过度医疗、过多用药等。二是这些不切实际的薪水不可持续,因此有一些岗位待遇无法达到之前的承诺。

对于资本这样的热度,我既高兴医疗行业得到了认可,又十分担心:一些机构为了赚快钱,会否破坏民营医疗好不容易好转的声誉?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莆田系的表现已经给民营医院招来了太多的“看不起”,以和睦家为代表的高端民营机构努力了这么多年,才刚开始让一些人的想法有所转变,我担忧热钱涌入带来的短视行为,会令我们前功尽弃。

所幸,大部分出走的员工选择了回来。他们当然看重收入,但作为医者,同时也看重成就感。

20年前,我筹备第一家和睦家医院,想要融到1000万美元十分艰难。到了近10年,融资就非常容易了。这两年,资本更有点“疯了”的状态。我当然在其中保持冷静,也会对行业保持观察,如果有一部分机构做不好,也许会成为我们比较好的收购机会。

总之,我认为只要不忘初心,就能做到行业第一。在高端医疗领域,我们已耕耘了20年,现在,和睦家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医疗系统,而不止是医院,系统各方面都相对成熟、完善。这种先发优势,让竞争对手很难赶上,面临巨大的回报压力。

在过去,当和睦家是中国唯一的高端医疗机构时,人们都觉得这只属于明星、外国人等有钱人,很多人对我们的认知还停留在“一个产科很不错的医院”,这不是事实。生孩子本身是件高兴的事,名人们乐于与公众分享体验,但涉及到疾病的治疗,都不会袒露这种隐私。和睦家是一个全科医疗机构,已经得到了行业的认可,每天也在做非常复杂的治疗手术。其中,产科的收入只占总收入的20%左右。

总的来说,我对和睦家当前的表现大致满意,因为我看到了大城市对民营医疗的接受度有了很大提升。在二线城市,我们也慢慢得到了一些认可。政府对民营医疗的态度也非常热情,但是具体规定还没有到位。20年前,为了开办第一家和睦家医院,我拿着各种文件盖了180个公章。现在,这种情况当然有改善,但我希望能更进一步。

Q&A

Q:2017年你最深的感悟是什么?

A:2017年9月,飓风伊玛袭击佛罗里达,当时我就在那里。飓风来袭之前,我所在城镇的居民都被疏散了,但是,我94岁高龄的母亲已经无力迁移到新场所。虽然我们最终安全,但当地还是有几位老人在飓风中去世。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灾难,全球气候性变暖以及相关的灾难发生的频率和密度都在增加,亲身经历这样的事,让我反省和重视人类对大自然带来的破坏。

【本文首刊于2017年12月18日出版的第148期《财经天下》周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