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公立和私立医院,你站谁?

最近,有不少人曾发文预测疫情后的种种变化,而医护人员的地位会大大提高,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条。

因为这期间,我们都曾看到医护人员的巨大奉献与牺牲,每一个人都为之震撼、感动,感到了他们的不可或缺。

网上的感人事迹无数,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倒是一位护士平易的日记。

疫情袭来,这位护士所在的医院,当时一接到支援通知,就曾有很多人报名,但她最初,却因为犹豫了一下,错过了机会。不是不想去,而是有恐惧,所以等同事们去了后,她一面感动、敬佩,一面后悔。

后面,有许多医护人员感染的消息传来,这位护士更加恐惧,她说她曾经哭了一夜。但这哭,除了恐惧之外,依然有深深的感动,只怕除了恐惧、感动,肯定也有对于身处险境的同事、同行的其类之伤。这种感同身受,从来是人类必有的情感。

但是这位感情丰富细腻,平时胆小的护士,在第二批名额下来,医院领导打电话来,征求她的意见时,却依然没有犹豫,还是立刻回答了一声,我去。

不但立刻答应,还在出发延期的时候担心自己成了骗子。因为她早把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如果去不成,那就白赚了人家的鼓励、赞美。

终于要出发了,医院曾专门为她们开会送行,台上宣读誓词时,她们都流下了眼泪。那一刻,她们是振奋的,激动的,自豪的,台上台下,她们自己,父母亲友妻儿丈夫同事,几乎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这位护士说,在那一刻,她忽然明白,这世上是的确有崇高的东西存在的,她也真的懂得了电影中战士宣誓上战场的那种热血沸腾。

然而在那一刻,她却又是镇定的,台下丈夫给她拍的照片,是一张带笑的照片。人群中,振奋激动,而又有些悲壮的气氛中,唯有胆小的她,却还在笑着。

当时领导也曾问,你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出来,但大家都说没有。只有她犹豫着说了一句,我父母岁数大了,出门不方便,口罩也不好买,不知道这算不算困难。领导说,当然是,立刻给解决了。

我们是医生护士,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不是因为不怕才上的,但我们上了,就必须尽到责任。我其实没有做什么,我做的不过是大家都在做的而已,我比我的同事们差远了。这位护士也是谦虚的,我从她所有的文字里,也读到了这些信息。

这位护士没有大的事迹,这篇日记只是一种很平易的日常叙述,根本没有任何渲染,我想,我之所以印象深刻,甚至尤其震撼,无非是因为她和它朴素真实,有血有肉。而这,所代表的,却正是他们这个职业群体最真实可靠的状态。

她们为什么会这样?这其实除了自愿原则,也是国家统一调配,它既是一种个人奉献,也是一种职业道德,职业责任,职业义务,既是一种战斗呼吁,也是一个国家任务——她们对此,当然是非常分明的。

那么这里就有几个问题显现出来,我们在这种灾难面前,为什么会这么高效?为什么会利益成分如此稀少?为什么国家一声令下,整个国家系统由上到下,直到终端神经末梢的村委、社区、街道、各级医院,都会立刻纷纷行动起来?这难道不正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组织功能,和公私之别?

私立医院在这次疫情之中,自然也有贡献,我毫不怀疑,如果有号召,有需要,这其中照样会出现很多踊跃的志愿者,但是这次疫情中,真正发挥主力作用的是谁呢?是谁义不容辞,如臂使指,任劳任怨,勇于犯难,人力物资一概冲上,几乎包揽了所有医疗上的解决?当然是公立医院。

社会对医院的公私之争由来已久,以前有种声音,似乎越私立越好,越进度快越好,但是这一次,你还会那样认为吗?你会怎么看?

我们以前对公立有许多意见,这当然是因为它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医患矛盾,看病难,服务差,排队长等等,而私立却看病容易,服务相对较好。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当然会希望通过竞争机制,改变很多问题。

然而,殊不知,国外医院,这不管是遥远的美德英,还是临近的日韩新加坡,他们同样是公立为主,私立为辅的,他们那里同样存在着类似问题。

比如加拿大的病人就常常抱怨,公立医院,一个小病,往往要排队到天昏地暗,最终却是10分钟的事。而人家私立医院,却服务好,效率高。

澳大利亚的病人也会抱怨,公立医院病人多,效率低,而私立医院,却可以自己选择医生,选择时间地点,治疗中,医生还会全程跟进。

公立为什么会存在这类问题?这当然有机制本身的问题,因为患者太多。人多就难以提高效率,服务就不容易到位。但是这里却照样有一个大问题,私立既然那么好,为什么偏偏公立人多?这难道只是医保的原因?要知道,有些国家,他们是在哪都可以报销的,但他们的公立,也还是人多。

为什么呢?真正的原因,其实恰恰在公立有不可替代的优势。首先,它是一个依靠国家信誉搭建的医疗平台,它是公益性的,制度化的,它符合医疗卫生的基本规律。也就是它最接近医疗的真正核心,能够最大程度地建立起信任关系。

其次,无论国内国外,公立医院的力量都是最雄厚最高端的,世界上只有少数私立能够达到它们的规模、程度。

这就是说,它收治的病人是由国家负担,它不但具有公益性质,也价格相对低廉统一。它支持强,规模大,设备完善,科室全面,部门齐全,大病小病,紧急状况都足以应付。就是单说一个血库的保障,私立医院也往往做不到。

而私立,它不但缺乏公立那样的优势,实际上也一般以盈利为主,它的积极性、服务优势,其实是建立在争取盈利的基础上。

盈利本身无可厚非,服务本来也是商业利益的正常驱动,但是我们也看到了,私立所能解决的,往往是一些难度不高的病症,尤其是国内,它甚至常常是不孕不育,男科等等之类,它就是有其他科室部门,也往往技术设备能力不足。

这次参与抗疫的私立医院为什么会那么少?这其中有一个显著原因,就是它们设立发热门诊的很少,或者不够资格,不够放心。为什么会少?因为它不是太赚钱。

总而言之,这些年,我们发现,利益驱动之下,私立医院的问题并不少见,有的还很极端,它并没有给我们足够的信任感。

当然,这并不是说私立医院就不该搞了,它必须搞,而且也不怕多。因为东西方之所以都在大力鼓励医改,增加私立医院,其目的,正是为了弥补医资缺乏,缓解医患矛盾,促使社会医疗,能够进入更良性的竞争。

所以公立为主,私立为辅,共存互补,这是必须的,这里真正的问题却是,它们不但都该纳入合理的竞争机制,也应该在许多方面一视同仁,不搞特殊,我们不但该有国家维护,也该有市场决定。除此之外,我们也需要少搞些道德强化,技术鼓吹,多多完善制度。因为制度本身,永远比道德号召更加可靠、有力。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一个发展过程,但是现阶段,我毫不讳言,我是站公立的,就是抛开医保这一块,我也站公立。这不但是因为这次公立有突出表现,也因为信任关系。

中国人,不信中国信什么?一个公民,不信国家信什么?我们的父母同样也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我们不信任他们了吗?

那么最后,你对这事是怎么看的呢?衣食住行、教育、医疗,这从来是我们的大事,公立私立,你更支持哪个?

我此时很希望大家能够吸足墨水,留下你宝贵的发言,说说为什么,以及你心中有何种建议或希望。

文/九鸦

图/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