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城第一家私立医院的创立者:赵自超的传奇人生

作者:赵飞

在本公众号之前发出的《蒲城近代的十个第一次》和《兴镇街道的多个第一次》的文章中,都提到蒲城的第一家私立医院是1928年赵自超在兴镇开办的直尔达斯医院。而关于赵自超本人的了解,只局限于县志记载的寥寥数语,其他的就无从了解。不过这两篇文章发出后,也得到了广大网友的热情转发,也收到了多位热心网友提供的信息,其中也包括赵自超大夫的后人,通过后人的一个讲述,才对这一历史人物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有了一个系统的了解。

义龙赵家城门

赵自超,原籍三合乡义龙赵家(现在归桥陵镇),他于1903年出生于蒲城县城西达仁巷半截巷王九家,因早年父亲在县城谋生,当时租住于达仁巷,所以赵自超便出生在了这里。义龙赵家背靠唐宪宗景陵,也是一个比较有历史的村落,清代出过一位进士名赵鼎五,曾在河南为官,官声不错,在几本县志都有传记。而抗日名将包森(原名赵宝森)即是赵鼎五的四世孙,现在的包森纪念馆就是在其祖宅的基础上修复而成的。而赵自超据后人讲和包森将军属于同族,年龄相当,应该属于同时代人,因时代久远,后人多在外,血缘关系多近,那就搞不清楚了。据赵自超医生自传:“医名理克,字自超;书号赵匡,字超人,别号金帜山人。”其中别号金帜山人,而金帜山就是义龙赵家村紧挨着的唐宪宗景陵所在地,说明赵医生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义龙赵家人。(下文引号内容如未标注均来自赵自超笔记或者自传)

包森故居

根据后人讲述,赵自超除了在蒲城创办了第一家私人医院外,在蒲城最引人注目的时刻是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欢送活动轰动一时。参加抗美援朝,把赵自超的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前一个阶段是在蒲城创业的医生,后一个阶段是兰州军区(后调军工厂)的医生。他一生热爱医学,历经风雨,初心不改,留下很多过往时代的故事。其中早年求学的历程更为艰苦和曲折。赵自超成为医生经历了曲折艰辛的道路。他不是科班出身,但他勤奋执着勇敢地追求医学,给今天的人们留下了很多自强不息不断提升自我的故事,一直都在激励着后人。

赵自超

一、幼年经历:懵懂少年,混沌世界

1、三岁丧母,幸有外婆疼爱

赵自超出生于一个四世同堂的农民家庭,辛亥革命前家庭破产。赵自超自述,“三岁时遭荒旱母亲去世,由寡妇外婆和两个舅舅抚养长大“。外婆家在蒲富交界的富平老庙镇,外家姓王,推测应该是新店王家村一带。因为是个蒲城娃,外婆家姓王,所以在外婆家成长的这一段日子,人们和玩伴都以“王蒲城”称之。

2、学四书五读经成书呆子

赵自超8岁到12岁在家放羊打柴。13岁,在外婆家跟七外爷读私塾,第一年读《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第二年读《中庸》、《孟子》,第三年读《诗经》、《书经》。16岁时,赵自超被父亲叫回蒲城,在黑曹家书房跟弥先生又学习礼学、唐诗、《易经》和《左传》。赵自超对自己的童年读四书五经的回忆总结是,“念得多,背得好,但是不求甚解,好像一肚子学问,其实是书呆子”。

蒲城高等小学堂旧址

3、上小学被开除

1920年,时年17岁的赵自超到了现代人考大学的年龄,赵自超仍上小学。“看见洋学堂好,偷着剪了辫子,进了蒲城第一高等小学。父亲不同意,我不回去。父亲无法,准了。”“进了新学堂,学语文、算术、英文。拼命学习,学有进步,心里有些亮。” 可是人生马上又拐了个弯——赵自超刚学了两年多,即将毕业,这时发生了五卅全国学潮。赵自超因参加学潮被学校开除了。

"二虎守长安"雕塑

4、上中学又失学

1923年,赵自超19岁时,老乡王伯龙帮助他考入西安私立敬业中学。读了两年还没有毕业,1926年赶上刘镇华率领“镇嵩军”围困西安,出现了“二虎守长安”战争惨剧,赵自超又失学了。此时赵自超23岁,该成家立业了,可是前途茫然。一个男人,再不能依靠家人了。何去何从,人生一片空白。

二、学医之路: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失学成为赵自超人生的重要转折。迷茫之际,他做出了终生事业选择,从此走上医学之路。1、第一本医学课本《延年益寿》1926年失学后,赵自超选择去陕北去寻找生机。先到延安,找到几个同学、乡党。同学、乡党劝说他当“粮子(即当兵)”,先解决吃饭的问题。他看到那“粮子”“吃的穿的不光彩,每天跑几十里外去打粮(向老百姓要粮),每月五毛钱饷钱还拿不到手……”,于是决定另找出路。等待中,一个同乡张天印送给他一本《延年益寿》的小册子。《延年益寿》是一位中国教会医生翻译美国米勒氏医师所著的卫生实用书。赵自超得到这本书感觉有趣,有空就拿出来阅读,越读越喜欢,好似仙人指路,思想有点开窍。他想,学医既可以安身立命,又可以治病救人服务社会,学医应该是一条出路。社会动荡、前途未卜的赵自超,受这本书的启发,把人生的小船划向医学的方向。2、第一位医学老师石医官1927年,赵自超认识了第一位医学老师。也是机缘巧合,赵自超在延安又遇到蒲城乡党白水旺。白水旺当时在什么“革命军”医院做“看护兵”,熟识医院姓石的医官,答应介绍赵自超给石医官做私人助理。石医官的部队医院从延安调防榆林,为了学医,也为了谋生,赵自超告别延安前往榆林,通过给石医官做家务踏上了他的医学之路。

民国时期的榆林

石医官在榆林的名气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要学医并不那么简单。在石医官家里,赵自超“什么都干……蒸馍,擀面条,带孩子”,时间长了,“领粮领钱买东西……”,与家人相处融洽,也获得石医官信任,得到学习医学的机会。石医官给看护兵上课,在医院做枪炮伤兵手术,都会带上赵自超。石医官有很多中文和英文医学书籍。赵自超充分利用自己的英语基础,借助词典,如饥似渴地学习。石医官也喜欢这个年轻人,对于他的各种问题,都耐心解答。在这里,赵自超充实了不少医学理论知识,学会了一些常见病的诊断治疗,战伤救护,还学会了西医注射。3、医学实践第一针:六零六1927年秋天,因为多种原因,赵自超离开了石医官。期间他给吴堡县知事王莲君做了一段师爷。吴堡县只有两百多户人家,荒凉贫穷,县衙腐败。作为人生转折过渡,赵自超很快就离开了。回到兵荒马乱的人世间,迫使他第一次作为医者进入社会。当时陕北性病流行,一种叫做“六零六”的针剂成为特效药。因为病患多医生少,赵自超靠打针治病也挣了一些银元。因为接触病患渐多,赵自超体会到距离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还有很长的路,迫切需要充实自己的医学理论知识,于是直奔山西太原要进医学殿堂充电。

山西省立医专旧照

4、第一所医校:山西省立医专1928年春天,赵自超来到太原学习医学。他在太原打听到知名医学机构有山西省立医专学校,又改称山西川至医学会。但医校不收外省学生。后来赵自超寻人情认识一位安介眉大夫,由安大夫引进,经常去旁听川至医学会员举行的专题讲座、会诊疑难杂症的研究讨论。等到混熟了,他可以向会员们请教问题。在太原几个月,赵自超知道了西医分系分科分专业,学会更多系统思考方法,感觉“比在榆林提高了一层楼”。

今日兴镇

5、第一次治病救人

1928年,赵自超从山西回到家乡蒲城。这时正值西北八省大饥荒,也是老人们常说的民国十八年大年馑,赵自超父亲和表哥在县城生活无以为继,被迫逃到县西兴市镇(今兴镇)。即使靠卖馍留点麸皮糊口,仍然朝不保夕。赵自超此刻非常忐忑。开业行医可以养家,但开门诊没有任何经验,不知会面对什么风险。生存压力所迫,他毅然决然在蒲城县西乡兴市镇(今兴镇)挂出“西医赵自超诊室”的牌子,主治枪炮伤,西医打针。

也算幸运,开业不久,他治好了一个疑难杂症,获得口碑。一个财东家掌柜患了大烟性大便秘结,十多天,街道数位医生、周围乡里名医、各种中药都治不好,濒临死亡。有人推荐试试西医,请来赵自超。赵自超先给吃了两片小苏打片,要了半盆热水,一块洋皂,制成灌肠水,用灌肠的方法很快解决了问题。病人立即清醒,起死回生。当时人们还没有见过灌肠器,如此简单方法能够救人,立即传遍全城。从此,越来越多的人找赵自超看病。

6、第一次创业:直尔达斯医院

1928年赵自超创办蒲城最早的医院,直尔达斯医院。西医赵自超诊室有了名气,后又改名蒲城医院(因自己小名叫蒲城),很快又改名《直尔达斯医院》。直尔达斯的外语感觉是强调医院的西医特色,内涵的则是赵自超直达目标的信心。直尔达斯医院规模很小,但是赵自超信心十足。经营期间,西邻富平县的衙门因大饥荒被抢粮的饥民打开了。“团总被打死,团丁伤了很多。县官请我这有战伤治疗经验的医官治伤。二十多个重伤,除个别因伤重不治,抢救了绝大多数生命,得了一百五十个银元。”

赵自超在这个时期也遭受了巨大的家庭不幸。“我去西安买药,耽误几天,蒲城虎列拉开始流行,每天城内城外不知道死多少人……我的父亲、岳母、堂哥,为了互相帮救,都被传染死去。”父亲去世,其不过刚刚二十九岁。赵自超经营医院“自觉学术基础太差”,总惦记有空再去深造,此时有了富平治病所得,感觉是“天助我外出学医”。曾介绍他认识石医官的看护兵白水旺失业回到蒲城。赵自超叫他来继续经营直尔达斯医院,自己则决心走向医学的远方。

三、深造历程: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

要登上更高的医学山峰,就必须去北京。赵自超认为,那里有知名的医学院,有高级的医院,有想学的一切。

1929年(民国18年),赵自超从省教育厅“请领参观医药证件”(赵自超自述中说是“官家证明文凭”,尚不清楚具体什么证件。这个证件帮助赵自超在中国南北多个城市参观考察实习医学三年时间,可见非常有用,也非常重要),开始参观国内医学。借此机会,赵自超又一次开始了他的医学淬炼。赵自超在蒲城从病人那里借了一辆自行车,到西安办理了那个“参观医学证件”后,马不停蹄骑自行车经渭南、华阴、潼关,过风陵渡穿过晋南直到太原。从搭火车,经历许多惊险,终于到达北京,找到蒲城会馆。

民国北京图书馆

1、“我的医校北京图书馆”

到了北京,理想与现实距离还是很大。考专科学历不够,考学院更不行;进医院,没有资格证书,连护士也当不上。大道无路可走。山穷水尽疑无路,没有路也是路,赵自超决心拼出一条路。赵自超先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自立学制”,住在蒲城同乡会馆,把北京图书馆当做学校,早起晚睡,按照自己规定的时间,按部就班上图书馆看书、借书。孜孜不倦,“如饥似渴,抄写笔记,见啥学啥,兴趣日浓”。半年时间,在图书馆先后学习了生理卫生、解剖学、病理细菌学、消毒治疗、内外儿妇各科等各种知识。当时医学书籍和文献很多都是英文和日文。为了获取更多医学知识,赵自超随后又上了北京协和英文夜校和哈德门同仁会日文夜校。经过几个月的突击学习,他可以借助字典阅读英文日文原著,打开了一座新的医学宝库。赵自超自己回忆,“这一年才感觉对医学有入门之势”,并把北京图书馆称为“我的医校”。同时他又意识到,“这样学下去,知识技术还不能独立自主”。

2、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1929年,为了增加医学知识,提高实践经验,赵自超把学习的方式从“我的医校北京图书馆”,转向更多实践机会的医学院、大医院,寻找给人看病的机会。

民国北京协和医院

1)走进协和医院1929年,经康郁文(陕西同乡合阳人)医师介绍,赵自超在协和医院见习一年。在协和医院的一年,是赵自超学习医学重要的一年。他晚年经常回忆在协和医院学习实习的经历,一边做杂务,一边学习,争取医院给与更多实习机会。在协和医院期间,他先后参观了同仁医院(美国人办)、同仁会医院(日本人办)、德国首善医院(中国人办)、天坛防疫处医校等医疗机构。2)走进天津马大夫医院1930年,经石润祥老医生之同学雷舜生介绍,赵自超在天津马大夫医院学习护工。后由天津过海经烟台时,参观了芝罘军医学校。经青岛时,他还参观了海滨疗养院。

医学成为赵自超的灵魂。他如饥似渴,不断增长见识,开拓眼界,心无旁骛要成为一名合格医生。

四、闯南走北:北闯协和,南进“中央”

1930年,赵自超从天津坐海轮驶向上海。在北京、天津学习了一年多,还是感觉没有达到理想的境界。当时上海比较开放,南京又有“中央医院”,这又是一种不同的医学诱惑。他觉得必须到南方去闯一闯。

1、上海惊心

由青岛到上海,赵自超计划先参观医疗卫生机构,可是,语言不通,没有向导,处处碰壁。当时的上海是有名的花花世界,土匪流氓也不时出没。赵自超被几个混混骗到海边,财物几乎被抢,所幸得以逃脱。勉强停留一周,急急赶往南通医学院。

2、南通借讲义自学

南通医学院有十多名陕西同乡学习医学。因为没有学历,赵自超只能借在校同学讲义,请同学指导,坚持自学半年有多。初到南通时,路费用尽,人地两生,困在外乡,一时进退两难,几乎要跳长江。幸得老乡王伯龙的三舅求生春接济度过难关。

南京中央医院

3、南京中央医院练习医生

1931年,南京通过中央医院招考练习医生。赵自超没有学历,混入南通医学院学生参加考试,有幸考入南京中央医院第一期练习医生,在这里持续一年,学习外科治疗手术。

4、经历疫情,防疫医生

1932年,全国爆发急性肠道传染病,老百姓称作“虎列拉”(现称霍乱)。为控制疫情,赵自超被排到南京市第二高井卫生局第一卫生事务所第六区做防疫医生。

5、南京获李元鼎帮助

李元鼎

1931年在南京时,赵自超经熟人介绍认识了同乡李元鼎(时任国民党中央审计部副部长)。李元鼎看他学习刻苦,专注医学,就送他十多部医学书籍给与帮助。赵自超则常为李元鼎家人看病,经常来往,亲如家人。赵自超对李元鼎的印象是,“反贪官污吏,不贪污,不爱钱;坚决抗日,反对蒋介石独裁”。赵自超从李元鼎那里受的影响是,“学好不学坏,人穷骨头硬”。 李元鼎的儿子李伯恂回忆赵自超与家里的关系,“(赵)常到我家来看病,半路出家,但想上进,苦于缺乏经济……当时我父亲就在南京任审计部副部长,他就去找我父亲,父亲就帮助他学习医学……帮助他买了一些医学方面的书籍送给他”。

6、51号医师开业执照

1932年12月,离南京回到陕西蒲城老家。1933年虎列拉疫情基本结束时,陕西省开办防疫人员训练班,每期半年,每县2名学员。赵自超是第二期学员,经考核,毕业时被委派为县卫生助理员,并获授第51号医师开业执照。经历大江南北参观、学习,赵自超感觉医学功力倍增,自信满满投入了创业新阶段。(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蒲城县志》及网络

说明:图片大多来自网络,赵自超照片及文章内容由赵自超后代提供,编辑略有增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