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疫情持续到现在,长期的心理重压下,每个人都在期待着,何时才能出现准确拐点?何时才能有“特效药”投入使用?

从抗艾滋病毒的达芦那韦/考比司他,到美国引进的瑞德西韦,再到近两日热议的特免血浆制品。此时,网上任何一条“XXX可能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消息都让我们激动不已。

但是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明确有效的抗病毒药物[1-3],即没有“特效药”

1为什么“特效药”还没研制出来?

“特效药”不会一夜之间出现,一个新药的问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图自:Unsplash

一个化合物能成为一种新药最后上市的概率大概是万分之一,可谓是万里挑一。

正常情况下,从最初发现到进入临床前研究(主要是动物试验),再进入临床试验(人体试验),然后申请上市到获批到最终进入临床使用,平均大约需要12-15年的时间[4]。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药物研发、上市流程示意图

在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威胁时以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可以依法决定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所需防治药品实行特别审批[5]。

但这些药品在投入临床使用前仍然需要一定的临床试验数据以审核和评估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2体外细胞实验初见成效,距离临床有效有多远?

在体外,橙汁也可能杀死癌细胞。

体外研究主要是在细胞水平,细胞水平和整个人体水平的复杂程度相差甚远。从上面新药上市的概率来看,10000个在体外细胞上显示有效的药物或化合物最终可能只有1个能真正应用到患者身上产生一定的疗效和可接受的不良反应。

针对一个药是否对某疾病有治疗作用的问题,经典的证据类型分九级,不同等级的证据论证的能力是不同的,可用下述的证据金字塔来体现。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证据金字塔

可以看到体外实验处在证据金字塔的最底层,其证据级别是最低的。体外实验初见成效还远远说明不了临床有效,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说明临床是否有效,通常需要有更高级别的证据,比如随机对照研究。证据级别越靠上,研究质量越高,我们对研究结果就越有信心。

3广受大众关注的瑞德西韦,是治疗什么疾病的药物?

瑞德西韦是针对埃博拉病毒开发的药物。

从药物原理分析:瑞德西韦可以干扰病毒复制,避免产生更多病毒攻击人体,从而控制感染。

根据这样的药物原理推测,瑞德西韦有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但仍旧需要在实际人群中试用,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

4瑞德西韦进行临床试验,很快就有“特效药”?

瑞德西韦开始在我国的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中进行试验,一方面是我们目前缺乏有效的针对病毒的药物。

无论是从作用机制推测还是有美国的治疗成功的个案,我们都希望此药能够对新型冠状病毒能表现出我们期待的疗效。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图自:Unsplash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冷静看待,因为此药的安全性尚未知,存在一定的风险。

瑞德西韦开始临床试验,不代表其短时间内就可以上市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需要在试验完成后(必要时甚至是在试验进行过程中)对其疗效和安全性进行科学的评价,才能得出结论。

总之,我们不应盲目对此药报以过高的期望。

5为什么瑞德西韦不能广泛使用?

目前,瑞德西韦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正式上市,所以无论是疗效、安全性都没有得到专业认可,在大规模人群中的疗效、风险都是未知的。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图自:Unsplash

虽然目前正处于非常时期,但还是要遵循科学的药品研发流程,如果跳过必要的步骤而盲目地推广使用,一旦发生大规模的药品不良事件,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都可能付出惨痛的代价。

6在目前的治疗指南推荐的试用药以外,还有哪些药有望成为“特效药”?

目前为止,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没有明确有效的“特效药”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抗病毒药物提到可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或可加用利巴韦林。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药物均为临床试用的处方药,普通公众切勿自行用药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图自:Unsplash

除了上述药物,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已注册或预注册的临床试验的药物有:

∙ 瑞德西韦(未上市),已上市药品包括原适应症为抗流感病毒的阿比多尔、巴洛沙韦酯(国内未上市)或法匹拉韦(国内未上市);

∙ 原适应症为抗艾滋病毒的达芦那韦/考比司他和恩曲他滨/丙酚替诺福韦;

∙ 原适应症为抗疟疾的氯喹;

∙ 原适应症为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羟氯喹;

∙ 原适应症为类风湿性关节炎或全身性幼年特发性关节炎的托珠单抗;

∙ 双黄连口服液、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等中成药,还有中药等等。

但在临床试验结果公布之前,我们仍不清楚这些药物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否有效。

关于这两天新闻报道的用康复者血浆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治疗方案,即利用康复者体内产生的抗体来对抗病毒。这就好比被狗咬伤去医院打狂犬免疫球蛋白和狂犬疫苗,其中狂犬免疫球蛋白就相当于提供外源性抗体来中和病毒,属于被动免疫。

目前新闻报道此方法临床治疗11例危重患者显示疗效。这确实是一种比较具有针对性的方法,但是也存在一些局限。比如感染恢复期献血者的选择有一定的标准,同时需要通过检测排除乙肝、丙肝、艾滋、梅毒等感染性病原体不合格者;血浆抗体滴度也需要达到一定水平,因此来源还是相对有限的;另外血浆或提取的免疫球蛋白属于生物制品,血浆输注需要配型,有潜在的输注不良反应,如过敏反应、发热等。

临床使用主要是针对重症患者。目前注册的临床试验主要也是针对重症患者,比如中国医学科学院输血研究所注册的“采集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的研究“,武汉协和医院注册的“应用康复者的免疫球蛋白治疗2019-nCoV肺炎急性重症患者的临床研究”。我们可以期待这些临床试验的结果。

7依靠Vc提高免疫力,能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吗?

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维生素C可以提高免疫力,同样,尚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维生素C可以有效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图自:Unsplash

维生素C对于普通感冒的作用:

目前证据[7]显示对于已出现感冒症状,维生素C并不能缓解症状或缩短病程;若长期规律服用,对降低普通人感冒发生率没有意义,可以降低从事剧烈体力活动或暴露于极端寒冷天气的人群的感冒发生率。

长期服用对于普通人,如果发生感冒,感冒病程可以缩短(如果安慰剂组感冒持续一周,成人可以平均缩短约半天,儿童约1天)。

目前有注册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联合维生素C片在临床标准抗病毒治疗基础上治疗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临床试验。

这个研究是针对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普通型患者的治疗,考察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联合维生素C片的作用,试验结果仍未知。对于单独维生素C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没有相关的注册试验。

不建议普通人每天吃维生素C用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8疫情期间,家里可以常备哪些药品?

由于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一款药物能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明确的治疗或预防效果,作为普通大众,做好基本的预防才是最重要的。

家中常备一些实用的非处方药,不但能更快地解决一些常见的小问题,还能减少大家外出和去医疗机构而产生的麻烦。

家庭药箱常备可以常备以下药品:

常用感冒药:马来酸氯苯那敏、氯雷他定;

退烧止疼药: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

镇咳祛痰药:盐酸氨溴索、乙酰半胱氨酸、氢溴酸右美沙芬;

缓解鼻塞、流鼻涕药:生理性海水鼻腔喷雾剂、盐酸羟甲唑啉鼻腔喷雾剂(商品名:达芬霖);

腹泻用药:口服补液盐、蒙脱石散、微生态调节剂;

便秘:开塞露、乳果糖;

胃肠胀气:西甲硅油;

缓解烧心反酸的药:碳酸氢钠、碳酸钙、铝碳酸镁、氢氧化铝、雷尼替丁、法莫替丁、奥美拉唑;

皮肤护理用药:低敏保湿霜、炉甘石洗剂、0.1%丁酸氢化可的松、红霉素眼药膏;

外伤护理:碘伏、莫匹罗星软膏、创可贴;

常备医用器材:体温计、纱布、绷带。

用药提示

1. 检查药品有效期和储存方式;

2. 服用前阅读说明书,看清适应症,对症服药;

3. 注意药物用法、用量,正确服药;

4. 客观理解不良反应、副作用;

5. 明确药品禁忌,孕妇、婴幼儿更要仔细;

6. 药品批文、生产批号是药物的身份证,可以辨明真假。

新型冠状病毒来临,在没有“特效药”的当下,做好自身防护、增强抵抗力,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但如果同时符合以下两种情况,应及时到当地指定医疗机构进行排查、诊治:

1. 发热(腋下体温> 37.3°C)、咳嗽、气促等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

2. 有武汉市及周边地区,或其他有病例报告社区的旅行史或居住史,或发病前14天内曾接触过来自武汉市及周边地区,或其他有病例报告社区的旅行史或居住史的发热伴呼吸道症状的患者,或出现聚集性发病。

参考文献:

[1]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2020

[2]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hcp/clinical-guidance-management-patients.html

[3]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clinical-management-of-novel-cov.pdf? sfvrsn= bc7da 5 17_2

[4] https://www.fdareview.org/issues/the-drug-development-and-approval-process/

[5]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特别审批程序, 2005

[6] https://www.chictr.org.cn/index.aspx

[7] Hemilä H, Chalker E. Vitamin C for preventing and treating the common cold.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3;(1):CD000980.

◆ ◆ ◆ ◆ ◆

本文专业内容指导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刘宁

临床药师、药师门诊负责人

北京和睦家医院

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临床药学专业,目前主要为全科门诊及住院患者提供药物治疗管理服务。“和睦家医疗药学培训生”项目导师,具有卫健委临床药师培训带教资质。曾参与完成“临床药师工作模式与人才培养的实践”课题并获2012年华夏医学科技奖三等奖。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牟金金

药房主管,主管药师,

BCACP美国药师专科学会认证门诊药师

北京和睦家医院

毕业于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临床药学专业,2013年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剂科。对循证医学和循证药学有深入研究,和睦家医院全科医生培训项目循证医学讲师,住院药师培训生带教老师。擅长常见病用药和儿科用药、药学信息咨询、患者用药指导和教育、孕期哺乳期用药指导等。

我们距离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还有多远?

杨铭耀

主管药师,执业药师

北京和睦家医院

杨药师毕业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药学院,获得药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惠顿方济-圣约瑟医院完成急重症 PGY-1 住院药师培训。他也是美国威斯康辛州注册药师,美国药学委员会认证的药物治疗学专家(BCPS),美国药师协会(APhA)认证的药物治疗管理(MTM)药师。2017年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并担任临床药师,药学住院生培训导师,拥有丰富的国内外临床和带教经验。他的临床重点工作方向为成人及新生儿重症监护、感染性疾病和产科。杨药师是美国卫生系统药师协会会员以及北京药学协会国际药学服务与技术委员会顾问。

著作权归和睦家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