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强势进军高端医疗,值得看好的三大理由

国庆节前一天,一则好消息扑面而来。9月30日上午,万达集团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简称UPMC)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中国合办顶级国际医院,全面引进UPMC的医院品牌、医院管理、医疗技术以及医护服务体系,实现国际顶级医院在中国首次全面落地。

这是一次备受瞩目的强强联手,也是优势互补的深度合作,更是精准把握时、势的主动出击。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名头甚响,“血统”高贵,被称为“全球最知名的研究型医学中心之一”。而万达的体量、抱负与知名度,更是无需赘言。双方携手,或将给中国高端医疗行业的现有版图带来“冲击”,所谓的“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共同构建最优秀的医疗体系,打造中国最具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医院新品牌”,当非虚妄之谈。

有人用两句话评价王健林,一是看问题稳准狠,一是不打无准备之仗。关于前者,案例委实太多,比如在一次次的企业华丽转身。关于后者,也不难找到例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有过人之处,有操胜券之底气。究其因,在出手之前大都经过周密论证。

万达进入高端医疗行业正是如此。一般来说,医疗行业是投资极高、见效缓慢的行业,也是一个“靠天吃饭”、随政策起舞的行业。在国内外都不难找到失败教训,但人们有充分理由看好万达的这次布局,而从连日来的坊间反馈看,确有颇多声音激赏这次合作。这次合作,之所以掀起大动静,受到多方好评,可归结为三大理由。

第一个理由,时不我待的开放政策。在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医疗领域,国家近年来进行了一系列顶层设计,一个里程碑的节点是,2016年10月,有关部门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要“建立起体系完整、结构优化的健康产业体系”,并表示要“充分调动社会组织、企业等的积极性,形成多元筹资格局”。为此,进一步推进健康相关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破除社会力量进入医疗领域的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

有据数据值得一提,按规划,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要达到8万亿元,2030年则为16万亿元。如何实现这一愿景?需要充分调动社会组织、企业等的积极性,形成多元筹资格局。在这一宏阔的时代语境中,万达进军医疗领域,可谓恰当其实。

“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万达集团牵手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是一个富有智慧和远见的战略选择。一定程度上说,外部环境成熟是双手牵手的重要因素——有关政策越来越开放,时代召唤越来越紧迫,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更重要的是,国内民众热切需要高端医疗资源,需要高品质的医疗队伍,需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正如王健林在演讲中坦言:“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一部分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去中国周边的国家地区,甚至欧美就医。近几年,海外医疗每年正以接近1倍的速度在增长。高端医疗在中国逐渐兴起,特别是面向国际人士和国内富裕人群的高端医疗是大有前景的。”此非虚言,揆诸现实,特别是我们的身边人,需求高端医疗服务的并非少数。相时而动,乘势而上,这算得上另一种“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吧。

第二个理由,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万达集团牵手匹兹堡大学,究竟落户哪里,颇受关注。兹事体大,不容小觑。毋庸讳言,首选地在哪里,直接关乎能不能打响第一炮,关乎能不能树立范本,关乎能不能形成规模效应。从报道看,双方合作所选择的城市,都是一线和新一线(成都)。这些城市最醒目的特点,经济发达,优势明显,民众具有消费高端医疗的能力。

笔者注意到,此前已有媒体透露,万达集团和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首批合作5家国际医院,将选址北京、上海、成都等中国一线城市,其中成都医院项目已获得土地,开始设计。王健林在9月30日的演讲中也确认了这一事实:“其中成都医院已经获得批准进入设计,如果快一点的话今年就可以开工,几年以后就可以建成。”成都,这个地方有意思。如果熟悉王健林的发言,就知道去年4月7日,他在“2017年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投资推介会”上的一席话。当时王健林表示,万达将进军医疗产业,第一站就是四川。

有情有义王健林。四川是王健林的老家,王健林是一位有情义、有情怀的企业家。王健林曾动情地说:“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不忘家乡,算起来到今年正好是回川发展投资20年。”“在成都,万达把最好的商业、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都投在这里……所以说,我是不遗余力地为家乡发展来投资。”有了这样的情感铺垫,率先在家乡选址,风生水起地做起来,完全契合逻辑。

第三个理由,舍我其谁的强强联合。一个是全球最大的不动产公司、影视公司、儿童产业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体育公司、旅游公司之一;一个是全球最知名的研究型医学中心之一,全球知名的器官移植中心。万达集团和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都很强大,万达的强大,世人并不陌生。而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强大,或刷新不少人的认知。据UPMC执行总裁布鲁诺·格里德利博士在双方合作仪式上介绍:“一些最先进的医学发现都是在匹兹堡大学完成的,比如说第一个脊髓灰质炎疫苗。我们还在器官移植、癌症、康复系统等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在任意一个医学领域,你都可以看到UPMC的卓越成绩。”平心而论,这段描述或有做广告的用意,但还是让人颇为震撼,甚至油然而生几分敬意。

布鲁诺·格里德利博士在感谢万达提供合作机会的同时还充满信心地判断:“我相信,我们将一起取得相当大的成功,与UPMC合作的万达医院网络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私营医疗保健网络。”雄心勃勃,底气何来?王健林的话或许就是答案:万达集团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执行力强、速度比较快,所以希望美国的朋友能够有一个好的心理准备跟我们合作。

当然,强执行力只是一个层面。在国内企业界,论资源优势,论企业精神,论战略布局,有几家能超过万达?万达和UPMC合作,的确是对的企业遇见对的医疗机构,双方相得益彰。需要一提的是,当前万达已实现转型成功,比如清理完了海外资产,可以心无旁骛地做医疗。再比如,通过化危为机,一次次实现突围,让全集团上下都劲往一处使,对未来更有良好预期,也就更有干事创业的精气神。

布鲁诺·格里德利博士表示:“我们希望与您合作,确保设计方案是最好的,保证它使用的建筑技术是最先进的,这样我们将能够吸引、留住和投入最好的专业人士。”与一般领域相比,医疗领域相对更需要专业团队,需要更懂技术的业务骨干。而据了解,万达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合作很深入,是建立在专业精神之上的合作。比如,在中国合办顶级国际医院,全面引进医院品牌、医院管理、医疗技术以及医护服务体系,按照国际一流标准建设和运营。为此,一方面,美方派出国际一流的医院管理团队和主要技术骨干,另一方面中中方的主要医护人员也将派往美国培训实习,以确保合作医院达到国际管理和服务标准。

“和衷共济、和合共生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基因,也是东方文明的精髓。”自古以来,中国人非常讲究和与合,“和”指的是和谐、和平、中和等,“合”指的是汇合、融合、联合等。尚和合、求大同,用在企业层面就是,越和才能合作更紧密,合作越深入又有助于合。医疗领域是最需要和与合的行业之一,万达与匹兹堡大学合作,让人期待。

至于未来究竟怎么样,不妨交给时间。众所周知,医疗产业做好了,不只是惠及企业自身,还惠及社会,乃至惠及民族和国家。故此,企业投身于医疗领域,更需使命感。在社会上一项有着良好口碑的万达,无疑更被寄予厚望。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仅希望万达出师大捷,更希望万达能够塑造出一种有价值观的商业模式,从而形成持续惠泽亿万大众的价值引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