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端医疗,你应该知道的5件事

​【JW家族办公室的原创系列】

公元1348年,黑死病笼罩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这座城市的上空。城市里穷苦的病人跌倒在大街上死去,或者孤独的在家里面咽气。而10名这座城市的贵族男女,因为拥有经济实力,所以离开了佛罗伦萨,来到他们远离城市的郊外别墅里。这里绿茵相伴,粮食美酒储备丰富。贵族男女终日欢宴,并决定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用来消磨时间。这,就是意大利作家薄伽丘的经典故事集《十日谈》所描述的真实背景。

六百年之后,欧洲另一位思想巨匠 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写到:“鼠疫猖獗无非使阶级关系更加激化 — 穷人受难,富人幸免。”

— 本文题记

-§1 高端医疗不是一种公共产品 –

如果你的大学专业是经济学,那么在经济学101课程里,公共产品与市场失灵是肯定会包含的两个主题。医疗作为一种“公共产品”,或者说一种“公共资源”,因为其具有经济学意义上的外部性特征,所以不能够完全市场化。

在医疗领域,国家通过社保体系中的医保报销等,为国民提供了广覆盖的基础医疗保障。这种医保报销受限于人口数量巨大、老龄化严重等刚性约束条件,必然只能提供相对低水准的保障,例如我国的医保体系对于各类自费药物都是不予报销的。

在国家医保体系之外,越来越多中产阶级开始通过配置商业保险来弥补自身社保的缺口与不足。商业保险已经突破了社保在用药类型、报销比例等方面的限制,但对于所涉及的医疗资源而言,一般商业保险和社保所面对的医疗资源供给却是基本相同的,即还是作为“公共产品”出现的医疗资源,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公立医院门诊和住院等。

作为“公共产品”的医疗资源,其核心问题就是哈佛经济学教授曼昆所强调的“共有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高端医疗则是在性质上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情。在高端医疗领域,医疗服务是作为一种相对纯粹的“市场化服务商品”出现,简单讲就是“明码标价,付多少钱,享受什么级别的服务”。高端医疗的费用社保无法报销,一般商业保险也不可以,但保险公司专门针对高端医疗开发的高端医疗保险则可以完全覆盖高端医疗的费用。

作为一种商业化的医疗服务,中国的高端医疗大体是从2000年之后从三个不同路径发展起来的:

  • 第一类是为解决就医环境差/服务差痛点而出现的各类私立医院,其中以“和睦家”为代表;
  • 第二类是为满足中国加入WTO后,各大外资机构的外籍高管的医疗需求而出现的三甲医院国际部,例如协和医院国际部;
  • 第三类是为满足市场对医疗领域顶级专家的需求,三甲医院的特需门诊部门也逐步涉入到了高端医疗领域。

高端私立医院/三甲医院国际部/三甲医院特需部是高端医疗方面最主要的医疗资源供给方。而伴随中国经济的发展,高端医疗的客群已从之前的港澳台人员/外籍高管逐渐转变为以境内高收入人群为主。

高端医疗作为商业医疗服务,自然费用不菲。针对医疗费用则有两种解决办法 — 一种是在费用发生的时候,个人直接来支付;另一种则是个人配置高端医疗保险,发生医疗费用时,由保险公司来支付高端医疗费用。

除去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TPA(Third Party Administration)是高端医疗市场生态中的另一个主要参与者。TPA作为隐藏在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后面的服务机构,为这两方面架起桥梁,并在其中提供各类增值服务(国内协助挂号/全球医疗时的签证办理/海外医疗时的地陪人员安排/境内及全球的医疗网络维护等等)。在高端医疗领域,国内目前最主要的TPA机构包括MSH、Cigma、Bupa等。

-§2 关于高端医疗的5件事 –

关于高端医疗、高端医疗保险、以及相关的TPA服务,大概有5件事你应该知道。

第1件事:高端医疗是高端在就医体验,而并非医疗器械

请想想你自己最近一次看病时的经验:

  • 医院挂号大厅里密密麻麻的人群
  • 不停在各处排队,挂号排队,缴费排队,做检查还在排队
  • 候诊等3小时,就诊只有3分钟,或许还不到3分钟
  • 旁边那个不停在哭闹的小孩,在抱怨的男人,在争吵的病患
  • 被安排住进的那个“大车店”一样的病房
  • 那个甚至连干净都谈不上的医院厕所

如果你在中国看过病、住过院,那么我想你一定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高端医疗的就医体验则是完全不同的。JW之前有十年时间都在德国,既在德国看过病,也曾经住过院。后来回到国内,既经历过普通医疗,也因为配置了高端医疗保险,体验过几家三甲医院国际部的高端医疗。JW的感受是,在国际部的就诊体验真的是非常好,和在欧洲的就诊体验非常相似。硬件环境一流,非常舒服的等待区,很友善的护士和格外有耐心的医生。当然还有人少,以及人少所导致的等待时间短。也许做检查照CT的机器,无论国际部还是普通门诊都是产自德国西门子,但做检查照CT的个人体验,则是天壤之别。

怎么来形容这种就医体验上的区别呢?也许一个较为贴切的类比就是出差住酒店。都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如家/汉庭和万豪/洲际没有什么差别。但对于另外一些人,万豪/洲际带来的体验上的差别却非常重要,而这些人也愿意针对不一样的体验,支付不一样的费用。

第2件事:高端医疗可以非常便捷,非常方便

在中国看病,挂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而看病后的报销也是件蛮讨厌的事情,无论是通过社保的报销还是通过商业保险的理赔。

高端医疗不是这样的。假设你有高端医疗保险,那么整个的医疗过程就会非常便捷,非常方便。你会获得一张你的高端医疗会员卡,模样类似于社保卡。如果你想看病,只需拨打卡片上的服务电话,让服务人员根据你方便的时间你方便的地点,帮你预约你想要的医院和医生就好。

在医疗这件事上,这种一切“以你为中心”的感受是非常好的。以JW的真实就医经验,这种预约时的个性化安排大概率都会得到满足。这里面的原因在于,高端医疗的医疗资源供给是市场商业化的,独立于作为“公共产品”的普通医疗资源体系。因此相比作为“公共产品”的普通医疗资源,高端医疗无论是在门诊安排,还是在住院/手术等安排方面,都有着相对充足的医疗资源可供调动。当然这种医疗资源获取上的优先性,也确实会反映在看起来有些昂贵的账单上。

高端医疗的另一个便捷之处在于,一般而言高端医疗的医疗费用都是通过保险公司“直付”的,并不需要个人来支付。也就是说,在看病的时候,你只需出示自己的保险卡就可以了。所有发生的医疗费用,会由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直接来进行结算,并不需要个人在看病时付钱,更不需要再拿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各类单据之后去报销或者理赔。你所需要关注的,就是你的身体和你的医疗需求,其他的,都不需要你来费心。

第3件事,高端医疗保险的一个内含理念:钱远比关系可靠

中国人默认一个潜规则:在中国看病是需要找关系的 — 如果你想去好的医院,找好的医生的话。

有的人有关系,而大部分人则需要找关系。关系既靠不住,而且也并不免费。事实上欠下一笔人情,常常需要我们用一笔更大的人情去回馈。

与此相反,高端医疗保险覆盖下的高端医疗是不用的。因为在这背后,通常站着一家或几家TPA机构,他们的任务就是和境内或全球最好的医院建立链接,搭建并且维护商业化的医疗资源网络。这个网络的使用费用已经折算到了高端医疗保险费里,所以一般配置了高端医疗保险,也就已自动获得了这背后的医疗网络资源,你已经为此花过钱了。

如果一个资源,明码标价花钱就可以可靠的获取,又何必再费心费力去找那些不透明的关系呢?《阿特拉斯耸耸肩》的作者,美国思想家安.兰德说,自由市场经济的一个好处是,钱是远比社会关系更为可靠的力量。至少在这点上,她是对的。

第4件事,高端医疗保险突破了医疗资源的国界限制

除去境内私立医院/国际部/特需等的医疗资源覆盖,目前市场上的高端医疗保险,有些也可以覆盖赴美生子、欧洲看病等个性化的海外医疗需求。这种对于国界的突破,对于有些客户还是很有必要的,例如经常往返不同国家的跨国公司高管,有海外孕产需求的客户,以及希望使用美国或欧洲更好医疗条件的客户等等。

第5件事,高端医疗保险其实远比你想象中的要便宜

高端医疗保险的价格会根据保障的地理范围(是只限于中国境内,还是会包括全球其他地方)和保障的内容(是否包括孕产等生育项,是否包括牙医等)而在价格上有所差异。

高端医疗保险自然比一般的商业医疗保险要贵,但却也比很多人想象中的要便宜很多。以高端医疗保险的核心客群,35-45岁的男性企业高管为例,目前可以覆盖中国境内三甲医院国际部/特需医疗/私立医院的高端医疗保险,市场报价在1-2万人民币/年就已经有很不错的产品可供选择了。从另一个直观的角度,这大概相当于一年内出差或休假,住10多天万豪或洲际的开销水平。

-§3 和酒店的定位一样,高端医疗只适合特定人群 –

人生而平等,但赚钱的能力,和对自己生命的市场估值差异巨大。

和酒店的定位一样,高端医疗确实也只适合特定的人群。如果你在出差或者旅行的时候,喜欢入住洲际、万豪或是丽思卡尔顿,那么高端医疗就可能也是适合你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至于具体的高端医疗产品,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私聊沟通

——————————————————

JW家族办公室 专注保值/保全/保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