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医院(小说)

第二天早晨,苏老柱头还是昏沉沉的,从医院食堂买来的饭他没吃,媳妇急得直掉眼泪。

“别动!我来为你量量血压和体温……”

“家里人呢?把他带卫生间方便方便,取点大小便,拿去化验……”

“别动,我来抽点血,做个血常规……”

上班后,护士轮番来到病床边,一次次地摆弄,苏老柱很不耐烦。为开导丈夫,使老柱的心情能好一点,老柱媳妇不时会讲两句笑话,逗一逗老柱。护士刚抽完血,眼镜医生和胖子医生又来了,当他们发现老柱媳妇坐在病床边嘴里说着笑话,眼镜医生突然对老柱媳妇发了火:“你,你这个人怎么没一点人性啊?你丈夫病成这个样子,还有心思嘻嘻哈哈的,你,你再不回去筹钱,就要出人命了。到那时我看你如何能笑得出来,恐怕哭都来不及了!”

“我,我……”老柱媳妇被突如其来的一顿吆喝,吓得瑟瑟打颤,泪水脱眶而出。

“谁说我要死了?我说你这个医生怎么能这样说话?就是你们知道我眼看就死了,你也不能对我媳妇这样说啊?没人性的应该是你们!是你们这班医生……”老柱突然从病床上爬起,转身下了地。

“我是为你们好,你们……你要是不想过,就别到这里来。要是想活时间长点,就应赶快回家筹钱!”眼镜医生的火比苏老柱还要大。

“对!我是不想过了!没见过医生是这样说话的,我看不在你这医院看病,我,我还真的能死了不成?我们走,回家去……”老柱更不示弱,说着便拉起媳妇向外走。

“别吵了,别吵了。就因一两句话,病就不看了,和自己的健康作对,何必呢?”这时病房内外,围来了许多看热闹的医患人员,那个胖个子医生赶紧上来打圆场。

“不看了,我们出院,在你这医院里,病不死,说不定能被你们诅咒死!”尽管老柱媳妇向后死命地拉,老柱还是走出了病房。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出院的,他病得真的不轻噢,出了门,有什么危险,我们医院概不负责!”胖子医生对落在后面的老柱媳妇说。

“不要你们负责!出门就死也不碍你们屌事!”走在前面的苏老柱回过头来大声喊道。

经结帐,苏老柱在爱得医院不到一天的时间,包括捡查费,治疗费,医药费,专家会诊费,总共花去两千八百零六元钱。走出医院大门,苏老柱夫妻二人和老叔苏老全在医院门前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说,你的病毕竟是人家医院用仪器检查出来的,不能因为人家医生说了两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就不要命了。我俩的日子才刚刚开头,我可不希望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明天回去给医生说两句好话,赔个不是……”吃过晚饭上床后,老柱媳妇又想起医院的那两张“病危通知书”,越想越害怕,伏在老柱的怀里,对老柱商议道。

“你看我这样,能像有大病的人吗?虽然头还有点晕,那是在高温下晒时间长的结果。你不信,现在就试试……”未等将话说完,老柱翻身就骑到了媳妇身上,说着就准备动手改自己的裤头。

“啪!”老柱的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个巴掌,媳妇说:“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果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你什么时候要上都行!这事现在由不得你,你得听我的,明天赶紧和我一起去医院!”

“那个鬼医院我才不去呢!那些医生个个都像魔鬼似的,不能医人,吓人却一个比一个能!这病我不想在沭城治了,要看我们就到大地方去,或许别地方的医院和我们这儿不一样!听说我昨天去的那个医院是刚开办的,是一所私立医院……”媳妇的话使老柱思想开始松动,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柱说的大地方,指的是离沭河县不远的淮安市。那里地级市建制特别久远,三年前沭河还是它所瞎的一个县。只是新设地级宿纤市成立后,沭河县才脱离了它的领导。但百姓们婚丧嫁娶采购和平时就医问药还仍保持着传统的习惯,总喜欢向淮安跑。淮安医疗事业也比较发达,著名医疗单位有:淮安人民医院,淮安第二人民医院,八二医院等。

第二天一早,苏老柱夫妻俩带着钱便坐上了去淮安的班车。淮安第二人民医院脑外科,坐在一个戴有老花镜医生面前,苏老柱介绍说,自己连续在田里喷药,突然晕倒,已经过去两天,头还隐隐着痛昏昏沉沉的。当然,苏老柱没有把在沭河爱得医院就诊的资料拿出来。老医生摸摸了老柱的脑壳,叫老柱伸了伸舌头,又扒拉扒拉他的眼睛,然后笑眯眯地对老柱说:“不碍事,回去多休息,多喝水,就行了!”之后,老医生用眼神向后瞅了瞅,他无疑是在期待下一个患者。

“您老能不能帮我再仔细地瞧瞧?”苏老柱小心翼翼地向老医生试探性请求道。

“这位哥嘎,你是不是挺有钱啊?”老医生以调侃的口吻说。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老柱所问非所答,不断向老医生点着头,态度挺谦卑。

“那就给你开个单子去查查CT吧,让你除除疑也好,不然你说我对你不负责任!”老医生说。

一百元的费用,拍片取片不到半个小时,老柱夫妻俩又回到了老医生的面前。

“年轻人,你这一百元钱花冤枉了!一切正常,上天你是天热中了暑!脑子没有毛病!”接过CT片,老医生笑哈哈地对苏老柱夫妻俩说。

“是,是吗?”

“哪还能有假?”

“能不能请您再仔细瞧一瞧,我们从沭河来一趟不容易……”老柱媳妇说。

“你们觉得我这老头是不是闲没事了还是怎的?去,去,去吧!一切正常!正常还看!看什么啊?下一个!”

“谢谢!谢谢!谢谢了!”当听到老医生喊下一个病号时,夫妻俩才突然醒悟过来,连声道谢,高高兴兴地退了出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