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亏损1300亿!非公医院行业大洗牌,有人欢喜有人愁

根据2021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0年全国非公医院收入6760亿,支出8067亿,亏损严重,达1307亿元。在这样的形势下,非公医疗机构历经风雨飘摇和行业洗牌,走过了行业格局重整和转型自救的2021年。

民营医院扎堆上市潮

疫情打开了上市窗口期。

2021年7月7日,经营着17家眼科医院及23家视光中心的朝聚眼科医疗控股有限公司 (股份代码:2219.HK)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这也是首家在香港上市的国内眼科医疗服务集团。

9月15日,深交所官网披露,三博脑科医院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

12月10日,运营着41家医疗机构的中医连锁管理集团固生堂敲响了港股IPO的大门,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中医医疗服务连锁机构。

此外,号称「精神病专科医院第一股」的港股公司康宁医院公告称,时隔两年试图闯关深交所创业板,拟发行A股实现「H+A」两地上市;而位于西藏的阜康医疗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请也获受理,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民营医院扎堆上市看似成潮流,却又在意料之中。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GAHA)主任庄一强告诉健康界,社会办医浪潮中,医生办医所占的份额近1/3。除了三博脑科、陆道培医院等由大医生创立外,药界人士如王斌,跨界商人如吕建明、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等,都是民营医疗企业创立者的典型来源。

但庄一强并不认为上市潮在爆发。「这是正常的资本市场行为,社会办医一直不冷,但也没有有些人认为得那么热。这些在上市的企业,其实都遵循着自己正常的发展节奏。」

从另一方面看,更多医疗服务机构寻求上市,的确并非一念之间和一日之功。比如早在2017年10月,阜康医疗就与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并于2017年10月17日在西藏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2020年12月,国金证券发布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称,国金证券已经完成了对阜康医疗的辅导工作,达到了辅导的预期目的。

申万宏源证券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告诉健康界,民营医院规模做大的不多,缺乏体量。「早期上市的通策医疗、爱尔眼科等,实际上是以资本为纽带,通过连锁的方式发展起来的。类似的新案例在目前的市场上不太多,而上市是体量打开的路径之一,可以让医疗企业获得更多融资,得到更多发展机会。」

图源|图虫创意

专科赛道有喜有忧

根据2021卫生健康统计年鉴,专科领域肿瘤专科收入夺冠,年盈余近90亿元;心血管、儿童、整形等专科医院收入相比去年降低。

按不同专科医院类型来看:肿瘤医院收入「夺魁」,约907亿元,并且盈余状况良好,近91亿元;精神病医院、传染病医院、儿童医院分列收入第二-第四名,且均有盈余;

口腔医院、眼科医院收入排名居中,分别为290亿元、356亿元,其中眼科医院盈余更可观,约50亿元。收入相比前一年降低的有肿瘤、心血管、耳鼻喉、妇产科、儿科、整形外科医院等。

专科赛道延续了2020年被看好的态势,各细分领域的融资和并购持续发生。11月22日,由医生集团自建脑科专科医院——冬雷脑科集团宣布完成C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红杉中国独家投资。

12月17日晚间,爱尔眼科发布公告,拟收购义乌爱尔、沅江爱尔等14家医院部分股权,交易价格合计5.01亿元。今年以来,爱尔眼科加大并购力度,上半年收购5家眼科医院部分股权,8月、10月持续并购,加上本次并购,共计约29家眼科医院部分股权揽入麾下。

社会办医机构通常会选择往专科发展,或是成立公立医院薄弱的科室如整形美容、眼科、口腔科等,以填补公立医院的不足。但三博脑科和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则是为数不多的在各自的专科领域可与公立医院一较高下的民营专科医院,并且步调一致地在2021启动了上市步伐。

普华永道中国医疗行业并购主管合伙人钱立强认为,投资者对专科医院青睐,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民营专科医院有主业集中、服务标准化、可规模化复制的特点,其可预期的成长性和清晰的盈利模式成为吸引财务投资者的最主要因素;另一方面是专科医院的培育周期相对较短,满足了财务投资者对于退出时点和收益率可预测的需求。

康复养老和院外护理大有可为

紧随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开,国家卫生健康委在6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康复医疗工作发展的意见》,从顶层设计角度强调发展康复医学的重要性与紧迫性,被业界认为是「政策拐点」出现。

1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下称《方案》)。

《方案》要求,北京、上海、天津、四川、山东等15个省市将在2022年1月展开试点。经过1年的试点,探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地方经验和典型做法。到2023年,试点经验向全国推广。

康复与养老或将成为下一阶段的重点民生话题,而无论是投资并购,还是行业格局变迁的新举措,都在频繁发生。

8月,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宁医院)花费1.55亿元,买下一家县域医院平阳长庚怡宁医院100%股权。

无独有偶,新风天域集团成员企业顾连医疗也在8月宣布完成对旗下杭州和康康复医院、杭州江干和康第二康复医院、杭州康馨康复医院(下称杭州三家康复医院)剩余全部少数股权的战略收购工作,成为全资股东并完成交割。

二级市场上,带康复医院概念的三星医疗和国际医学在年中一度出现股价大幅波动,尤其是股价多年未见起色的三星医疗在5月上旬突然启动,一度连续涨停。

三星医疗拟募集资金用于收购三家康复医院,包括杭州明州、南京明州、南昌明州三家标的公司。资本市场一度对三星医疗充满想象空间,股价一个月上涨3倍。

人口老龄化,慢病高发,以及三胎政策带来的人口增长,将有可能进一步导致我国医疗资源的紧张,医疗护理工作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不仅在院内,院外护理需求也将高企。当「数字医疗」日渐成为中国医疗服务市场的基本标配,通过技术方式推出真正有意义的创新,是缩小资源缺口的办法之一。

「互联网+护理」的持续试点,以及长期护理险在新增多点试点,为院外医疗打开持续空间。泰康健投养康运营事业部助理总经理宋剑勇认为,院外护理的外延更广,比如养老机构本质上不是医疗机构,更多是生活场所,进行对老人身心灵全方位的关怀。「医疗护理中我们更多的是治病,要解决一个问题。而在养老护理中,更注重的是人的整体感觉,有各种健康状况的生活解决方案。」

居家医疗护理落地模式的关键点在于护士。金牌CEO丁少磊认为,护士应从「医疗服务链条中的依从者」转变为「患者健康的主动管理者」,智慧护理则应为护士赋能,解放护士的劳动量和增加工作安全性,从而为护士创造机会,成为护理乃至医疗行为的管理者。

「迄今为止,中国有470万左右注册的护士,而且还有大量的退休的护士。其实退休的护士本身具有非常高年资的资历,还可以工作很长时间,他们的技能其实可以分享出来,为社会创造价值。」丁少磊表示。

院外护理带来收入提高,也让护士有很高的积极性。「从来没有一个时代,互联网跟护士会像今天绑得这么紧。」中普达企业发展部总经理王忠如是认为。

院外护理的延伸,给智慧护理蛋糕带来了增量。智慧护理从院内到院外的新业态里,包含多个工种、多个领域的融合,打通软件和硬件,打通诊前、诊中、诊后、紧急期、下紧急期、康复期的、周末期的全过程。

2021年,从医疗信息化、网约护士平台到连锁医疗服务机构,以及相关的器械、适老化产品企业,都在试图分一块院外护理的蛋糕。

来源|健康界

作者|量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